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推文】一个德哈文的记录3

🐎

DrarryStarry:

前两弹在这里→第一弹  第二弹


大家好又是我,漫长的中期考试季实在是太容易摸鱼了......


今天要记录下来的是两篇情节超级超级精彩、小哈超级超级帅、少爷超级超级苏、互动超级超级甜的文(原谅我词穷,真的是非常好看),它们出自Lomonaaeren太太的《Frames of Mind(心境)》系列,是相互承接的前后篇:


上篇《A Reckless Frame of Mind (退无可退)》


猫爪地址    原文地址


下篇《A Determined Frame of Mind (坚持不渝)》


猫爪地址    原文地址


战后设定,Harry因为中了卡珊德拉的诅咒而被所有人认为是一个病态的骗子。在一次自杀尝试之后,他被送往圣芒戈医院,机缘巧合下,自创了精神潜疗法的Draco接过了治好救世主的重担。


经过了数次失败之后,Draco以一片灵魂为代价,得知了Harry的病情的真相,也因此,他成为了Harry唯一能依赖的人。在所有人,哪怕是挚爱的未婚妻和友人都觉得Harry在说谎时,只有他不受诅咒影响,只有他掌握了Harry的真实,只有他触碰得到Harry的灵魂......


在Draco的帮助下,Harry开始挑战魔法部的权威,并着手调查是谁给他下了卡珊德拉的诅咒。同时,被Harry美丽的灵魂所折服的Draco也开始了对Harry的追求,但Harry却因为担心Draco会利用自己的依赖、或者抛弃自己而迟迟不肯再进一步。


在这个故事里的Harry非常的坚强,即使是在孤独得绝望的环境下也没有丢失自我。尽管有了Draco的支持,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完全地依赖对方,亦没有想过随波逐流。


是的,他是那么倔强、那么高傲,美丽得令人心疼,难怪少爷会因为他灵魂之中的景色爱上他。不过他这种自立也给少爷带来了很多烦恼就是了:)


至于少爷,他是最优秀的精神治疗师,一个摄神取念咒用得炉火纯青,无人能出其右。他热爱挑战、足智多谋、胆大心细(反正所有的褒义词基本都可以往他身上套),而且对小哈用情至深,好像整颗心都可以随时随地掏出来给对方。


不得不提到又暖又萌的少爷设计诱惑小哈的情节:



他知道的。Draco美极了。


这份发现就……在房间里围绕在他周围,如阳光般存在着,似Draco的床被和顶棚的绿色那样美妙又无法抵抗。Harry做不到站在这个房间里而不去想它。他的性取向并不重要。他认为Draco在清醒时是个混蛋的事实,也并不重要。


他好美。


并且,Harry无法拍手,亦或是施下一个魔咒并叫醒他。他做不到。


另一方面,他似乎也无法离开。他一直徘徊在这里,看着。当一些愤慨不已的家养小精灵出现在这里并质问为什么Harry会在它主人的门外时,Draco可能就会醒来,而这也是该急忙离开的另一个原因。然而,Harry留在原地。


感觉就像是看着某些野外的动物啃噬着花丛。大概,像是一只在禁林里的独角兽。Harry知道这不会永远延续下去,并且在他注视着的时候,每一个流失的瞬间都将结束越带越近,然而,他别不开视线。


Draco终于有了动静,而Harry感到一阵强烈的茫然失措。不过,仿佛他从不曾在这里似地企图飞奔出房间会令他看起来很可笑。毕竟,家养小精灵们并不需要门,而在这座房子里就只有另外一个人在。他为第一句嘲弄的言辞撑住自己。


Draco睁开了眼睛,而睡意一定仍旧禁锢着他的大脑,因为他微微地傻笑起来,有些茫然,然后伸出了一只手。


“早安。”他轻声道。




文里有个小细节我特别喜欢,那就是少爷对小哈说自己是弧形的时候。事实上,这个词在全文里出现了很多次,每次出现都象征着德哈的感情深入到了一个新的层面,直到水乳交融,心与心再无间隙:



“你是直的还是弯的?”Harry质问道。


Draco眨了眨眼。好吧。他可能认为我要嘲笑他的性取向或向他求/欢,而他正在试图阻止这点。


不过,Draco完全看不出任何他应该允许Harry控制他们互动的每一个细微差别的理由。该轮到他维护一些自主权并让Harry偏离方向了。他交叠双腿,甜甜地笑了。“我是弧形的。”他道。


Harry对他眨着眼。“什么?”他问道,接着更深地红了脸,仿佛他发现他听起来有多么蠢。


他的模样并不愚蠢,不管他听起来是怎么样的。Draco欣赏着Harry的红晕和他眼睛还有头发的颜色一起变深。揭露咒明显地褪去了金色的染发还有那些伪装。这是Draco想要更经常看到的一个模样。也许一点点的戏弄应该不会被诅咒。“我是弧形的,”Draco道。“我的光谱是不一样的。”他闭上眼睛,暗自哼着曲。




“一个直男也能为你变弯”——他就是如此这般,带着款款的深情来到他满目疮痍的世界里,为他遮风挡雨,在他黯淡的绿眸中点燃了一米希望的火光。


另一方面,他坚强到可以不依靠任何人活下去,哪怕周遭无人相随,哪怕身后是废墟一片,他也依旧是他,不为任何人折腰。但当他的心尖上住了你时,他才真正的所向披靡。



Harry闭上了眼,又睁开了它们。他抬起手去触碰他颈后的标记,他所明白的昭示了Draco的爱与占有欲的标记;那便是他允许Draco咬他的唯一理由。


他的手指轻轻抚过它。它还在那里。




他们遇到了数不清的困境,乃至绝境,一次次的,Harry为了Draco活了下来,而Draco为了Harry披荆斩棘。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唯一不变的,还是他们为彼此许下的承诺:



“永远都再也不要那么做了。如果你承受着一种鼓动,立刻告诉我。我要你答应我你会的。”无论Harry也许会怎么想,这样的冷漠是它自己的一种鼓动,而他也许会将它视作他被迫感觉到的那些不协调的情绪的一种减轻,而回到它身边。


“那也许是我唯一的选择——”Harry开口道,他的双肩紧绷了起来。


“不。”Draco道,并且,尽管他是低声说着的,他知道他的话拥有一声嘶喊的冲力。Harry停住了。“相信我。”Draco对他说,微微地晃了晃他。“相信我会救你的,相信我会来到你身边的,无论胜算有多么地令人绝望。”他挪动了一下,将手放到Harry的心口,使得那块灵魂碎片开始咕噜噜地发响。“我曾经做到过,不是吗?”


Harry的呼吸变深了。如果Draco没有明白情况的话,他也许会以为他就要睡着了。接着Harry一只手来到了他的下巴下,将他的头抬起,好让他们面对面。Harry的双眼闪烁着被抑制住的快乐。


“Yes。”他轻声道。“我答应你。”




故事的结尾也很动人。他主动为自己扣上了曾经厌恶的姓氏,而他为他毫无怨言地佩戴上了一度鄙视的金红。



他触碰手指上的银指环,在它简易裁切的绿色宝石上承载着Malfoy家徽。这已然变成了一个使他冷静的动作,是从前触碰他绑了绷带的手腕曾经的动作。


Draco的手进入了视线之中,安顿在他身旁的坐台栏杆上,接着牵起了他的手,按揉着他的手指。他费了一些时间挖掘,才能恢复他父亲学时书籍和他过世的祖父母家中的Potter家徽,但他终于还是找到了它,而Draco在一块红宝石里承载着这个家徽。他的戒指是金的。


Draco甚至都没有抗议过那些颜色,更显现出他有多么赞许Harry公开宣告的他们的关系。




有人说,当你接受了那个指环,你的人生就被束缚了。他们都是那样骄傲的人,但当真爱来临,没有人会比他们更乐于为对方所绑定。


Draco和Harry就应该是这篇文里的模样——


纵然很多观念天差地别,依旧相互理解;


纵然都那般骄傲与独立,依旧相互依赖;


在我心里,他们就是天生一对。


推荐配乐:《Making me new》by Royal Tailor



I got a feeling that I can't explain


我有无法言状的感受


Like I'm crawling out of my skin


就像要从躯壳里爬出来


I was dead till the moment that you said my name


直到死亡那一刻,你说出了我的名字


Now my heart is beating again


如今我的心再次跳动


You're making me new


你使我焕然新生


making me new


给我新的生命


Everything new


新的一切


I've been changed by you


我彻彻底底被你改变了




比较欢快的一首歌,节奏和剧情的推进还挺契合的。歌词很甜也很适合,“你使我焕然新生”,约莫就是这篇文的主题了=v=


 

评论

热度(65)

  1. StonyCaraDrarryStarry 转载了此文字
    🐎
  2. 禾火DrarryStarry 转载了此文字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