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越恭/现代】在现代当道士是怎样一种体验(一)

玖龄:

  刚走上工作岗位的青年教师欧阳少恭同志万万没想到自己带的第一届学生竟会是一帮乳臭未干的小道士。


  “我们学校居然还有这种学院???”


  欧阳老师捧着名为“道教学院琴学班学员花名册”的东西,满脸的黑人问号。虽然那本册子上也只有寥寥几个名字而已。


  “这个嘛,也算是咱学校的特色吧,道院第二学期选修课安排了琴学和剑术,男孩子嘛,大多还是选了去学剑术,剩下的,就拜托欧阳老师啦。”


  这都可以……


  欧阳少恭脑补了一下一排身穿宽袍大袖的小屁孩并肩走在校园里,混迹于朝气蓬勃的衬衫、T恤和牛仔中,怎么都觉得这个场景违和得不得了。


  “那……除了你说的,他们还学些什么?”


  “要学的多了!本校作为全国顶尖的综合性大学,自然是要为祖国培养优秀的综合性人才的……”




  欧阳少恭抱着琴走在通往道院的路上时,大脑里仍回响着教务主任的话。他所任职的这所大学是全国唯一开设道教研究生专业的大学,而且招收对象不限乾坤(即男女),课程设置十分广博,除了道学相关课程,学生从本科入学起就要学习古代汉语、中国通史、世界通史、中西哲学史、英语等等,来授课的也都是颇有水准的老师。总而言之一句话,非常牛逼!


  而我们的青教同志虽然自己弹琴溜到飞起,要去教别人还是头一遭,所以心里不免有些小紧张,直到一面题着八个大字的墙出现在眼前。


  上书:我自成仙,下书:管尔死活。


  欧阳少恭捂住嘴,无声地捧腹。墙后面就是道院的地盘了,所以这是院训?可以可以,这很道教。


  这一笑倒是把紧张感都给笑没了,于是便大步流星向里走去。过了那道墙,要再穿过一小片竹林才是道院真正的所在,倒有点曲径通幽的感觉,好像要用这一堵墙将世俗与“清修”之地隔开似的。


  古时,琴学与道教渊源颇深,所以欧阳少恭对这隐藏在大学校园里的修道之所很有几分期待。然而当他真正来到这栋现代感十足的小楼面前时,他简直又要黑人问号了。


  “同学!请问这里是道教学院吗……?”


  被提问的那人微微一愣,略张了张嘴,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欧阳少恭被玻璃幕墙的反光晃了下眼睛,内心好一阵无语,于是又问:“那请问古琴教室在哪?”


  那人看了一眼他怀里的琴,转身指了指,说:“三楼走道尽头那间就是。”


  欧阳少恭顺着方向看了眼,然后回过视线来冲对方一笑:“多谢小同学!”


  那人凝视了两秒青年琴师的背影,忍不住扶了下额。




  欧阳老师的第一堂课并不算顺利。学生们并没有如他想象那样穿着道袍走来走去,也完全没有他以为的那种脱俗出尘的气质,准确的说,跟普通大学生根本没什么不同。不过在看到这么现代化的教学楼之后,他已经见怪不怪了。既然是普通大学生,那上课睡觉这种事也就再正常不过,遑论还有第一堂课就直接翘了的。


  他忍着尴尬讲完一些基本知识以后,按照计划开始弹梅花三弄作为示范,准备让学生们感受一下琴曲是怎样的。结果才弹了一小节,教室里响起一个细小却无论如何都难以忽略的——鼾声。


  他承认这首曲子确实是有些催眠,可是……


  “你们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


  欧阳少恭心满意足。这句台词他从决定教古琴起便一直想说,今天终于等来了这个机会。




   好不容易上完一堂课,欧阳少恭抱起琴拔腿就走,匆匆忙忙地差点在楼下撞到人。


  “不好意思……啊,又是你,小同学。”


  被唤作“小同学”的男人差点把欧阳少恭撞倒,下意识地伸手一扶,才发现原来正是刚才他给指过路的古琴老师,于是点头致意算是打招呼了。


  欧阳少恭在扶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手上挪不开眼,那手细长有力,骨节分明,再适合弹琴不过了。他其实并不是自来熟的人,只是刚才课上得太挫败,不知怎么便脱口而出道:“同学,你很有天分,跟我学弹琴吧!”


  男人收回手,唇角微微一动,眼底酝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摇头道:“我不是学生。”


  “咳……”欧阳少恭清清嗓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重新端详了一番眼前这人。他穿着一件干净的白衬衫,短发修剪得很整齐,年轻的脸上稍有棱角,显得清俊明秀又不失端方。倒确实不是学生的样子。


  “我叫陵越,是本院的执行院长,教老庄思想概论和剑术两门,你是本学期的琴学老师吧?”


  这么年轻的执行院长!欧阳少恭内心十分震惊,脸上却打了个哈哈,把琴换左手抱着,右手伸了过去去:“陵越掌门,啊,不不,陵越老师,你好你好……我叫欧阳少恭,刚刚给学生上完课。”


  陵越对上这双盯着自己笑的桃花眼,犹豫了一下,也伸过手去象征性地握了握,然后唯恐会被烫着似的赶紧收了回来,脸上稍许有些发热。


  欧阳少恭全无留意,只说:“以后还请多指教!现在的大学生真是挺难带的,改天要麻烦院长好好传授一下,到时候我请客,听说东门外开了个超好吃的牛排馆。”


  “我们不吃牛肉的。”无视前面那句突如其来的请客,陵越还是忍不住纠正他。


  “这很不清真啊……”欧阳少恭小声吐槽了一句。


TBC


看到道门网发的中国道教学院的课程表突然觉得蛮有意思的,于是就拿了些设定过来开坑了,结果并没有想好要写怎样一个故事……总之走一步算一步吧QAQ


另附相关链接:


走进南岳坤道学院 管窥院校式坤道教育的探索之路


http://mt.sohu.com/20150915/n421134932.shtml


和中国道教学院主页


http://www.zgdjxy.org.cn/

评论

热度(67)

  1. StonyCara玖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