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越恭】【游戏向】日你个仙人板板(大结局·下)全文完

玖龄:

#前文见tag




  欧阳少恭出现在伏羲寝殿外。


  伏羲正撑着手肘在案前览卷,听见脚步声便抬头望去。在看清来人的一刹那,他以为时光倒流回了初建云顶天宫的时候。


  他很快回过神来,大喜过望,忍不住开口朗声唤道:“长琴!”


  这三月里,伏羲一直忍着自己去强行占有长琴的欲望,从不逼迫他什么。如今他作旧时打扮主动来自己寝殿,莫非是……


  欧阳少恭面无表情,抱着琴垂眸站在案前。


  伏羲用尽量温柔的目光包裹他,打量他,眼前人此时的模样与这些年来他梦中那人的样子重叠在一起,他又不禁有些恍惚,低低吟诵出声:


  百叠漪漪水皱,六铢縰縰云轻。植立含风广殿,微闻环佩摇声。


  吟完后他又想,这诗乃是用来赞颂女子的静美,长琴怕是要恼……


  然而少恭并未如他所料露出嗔怒的神情,眉眼平静依旧,目光淡淡从案前扫过,最后停留在伏羲脸上,许久,方道:“琴弦断了。”


  伏羲看了眼少恭怀中的凤来,果然有一根琴弦崩裂成了两截。主动寻来原是为了这个?伏羲嗤地一笑,摇头道:“不过是冰螭筋,再续一根便是了,长琴不必为此闷闷不乐。”言罢便要去架上取根新的来。他站起身,眼睛不经意看见少恭立领里的一抹锁骨,忽然便觉得喉间有些干渴,心念一动,改了主意。


  伏羲走到少恭面前,抬手顺着他垂下来的长长额发缓缓抚摸下去,拨弄着上面的饰物,道:“琴弦可以给长琴,不过今夜长琴便不要回去了,留下来伴吾罢。”


  他打定主意,即便长琴仍然拒绝,他今天也一定要他乖乖听话。


  没想到欧阳少恭轻轻点了点头,语气波澜不惊,“好。”


  伏羲诧异地看过去,居然从他脸上看到一丝明净的笑意,噙在他的眼里,悬在他的唇角。伏羲在这个若隐若现的笑里有一瞬的失神,不作他想,立刻拈了根冰螭筋来放在少恭掌心,看着他的眼神里竟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少恭合掌一握,笑意更深。


  伏羲伸手便要去揽他入怀,却被他退后一步轻巧避开。


  “不如容长琴先修好这琴,为天帝抚上一曲如何?”


  伏羲只觉他这一声自称悦耳无比,欣然应下,然后施法移来琴案。少恭便跪坐下来,专注地开始给琴换弦。伏羲饶有兴味地看着他动作,只觉一举一动都极尽风雅,不知不觉便看得有些痴迷。


  少恭细细地将弦缠好,试了试音,手指从弦上拂过,凤来发出泣露之声,将伏羲思绪拉回眼前。


  “多谢天帝赐弦。”


  少恭仰头看了眼站在一旁的伏羲,抱着琴立起身来,轻声念起咒诀。


  “长琴?”


  伏羲不解地看去,只见他停止了上下嘴唇的翕动,脸上再次绽出一个笑,然而这个笑里却充满着与先前判若两人的锋芒毕露的张狂。


  “天帝可还记得当年在洪涯境,长琴曾随火神征战,以凤来奏曲伤敌,然而却有一首无名之曲他从未完整弹过?”


  少恭一边说,一边拨动了一根琴弦——那琴竟在不知何时已从七弦化成了五十弦,半浮在他身前的空中,通体散发出耀眼的金光,肆无忌惮地叫嚣着它的威势。


  直到听见殿外狂风的怒号,伏羲才猛地想起了关于凤来五十弦的传说。


  他想起来了,上古之时太子长琴曾有一琴曲,需以自身神力将七弦凤来化作五十弦而奏。这首只出现在传闻中的神秘琴曲,乃是世间乐律之源,得天地灵气之力,能贯通灵魂之阂,操控万物之感。然此曲弹奏时抚琴者将受神力反噬,每拨动一根琴弦便自伤一分,若非到鱼死网破之时,绝不会弹此玉石俱焚之曲。


  凤来五十弦,一弦动而风云变,二弦动则鬼神惊……若五十弦齐鸣,天地将会重归混沌!


  殿外风卷云涌,已是摧城之相,伏羲大惊失色,“长琴!你要做什么?!”


  而欧阳少恭已经拨动了第二根琴弦,云顶天宫外电闪雷鸣起来,远处传来建筑轰然崩塌的巨响。伏羲被他举动震慑,未及防备,竟被曲中神力击退一丈之远。这琴曲力量惊人,虽暂时未伤及天帝神体,却逼得他不得不运起神力防护,紧接着快速在殿中布下结界。


  没想到这结界在此曲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欧阳少恭一拨动第三根弦,它立刻支离破碎,然后迅速化为齑粉!


  不行,不能任由他这般胡来!伏羲断喝一声,凝神撑起一道屏障,以全部神力抵挡住凤来音波,怒道:“长琴!你若心有怨恨,可以与吾一战,休得拿三界众生性命说笑!”


  少恭凄然一笑,一面手指在弦上纷飞不停,一面厉声道:“三界众生性命?太子长琴难道便不是众生之一?当年天帝因一己私怨对他降下那般残忍责罚时,可曾顾惜过他的性命?!”


  “吾早已向长琴屈尊道歉,长琴为何仍不肯原谅?”


  “哈哈哈哈哈……”少恭忍不住大笑,指尖发狠在琴弦上重重划过,“魂魄分离之时,无人免我落难,辗转凡尘之时,无人顾我生死,屡世渡魂之时,无人解我痛苦……天帝如今说这样的话,不觉得太晚了吗!当真可笑至极!”


  伏羲皱了皱眉,又将屏障加强了一些,摇头道:“长琴你疯了……你可知再如此继续下去,天地都将因你覆灭,万物都将因你而亡?!”


  “我早就疯了!”少恭眼中燃起绝望的炽焰,“我最爱之人已经死去,这天地万物又与我何干!!”


  此时,天帝殿已被整个揭起,整个云顶天宫随处传来崩塌之声,凡间的飞沙走石被飓风卷上天界,天河之水易道,变成浑浊的汹涌狂澜,以摧山倒海之势冲毁沿途的一切。


  再这样下去,天穹开裂也不过是迟早之事。伏羲焦急不已,作为六界之主,他心中第一次涌上惧怕的情绪。眼前的这个人,原来真的已经不再是那个温和沉静的仙人了,他是欧阳少恭!


  而他竟然无力阻止,难道——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毁天灭地吗?


  便是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被反射入伏羲眼中,伏羲抬头一看,上空被狂风吹来一样东西,在二人头顶盘旋不去。


  伏羲心中一动,昂首对着那东西高声道:“长琴你快看天镜!”


  天镜……


  少恭听见这两个字,手下动作稍稍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依言抬头看去。


  这正是天河旁的那面天镜。


  欧阳少恭看到一条闪着如繁星般光芒的河流,河中有许许多多木然前行的人。那里仿佛也受了琴曲的影响,人群有些躁动,河畔的差役便扬起鞭子驱赶他们向前。


  “这是……”


  忘川……


  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背影,少恭一眼便认了出来。


  那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茫然回眸而望。


  一时间,凤来停止了鸣响,一切异动也都停了下来。下一刻,神力反噬到欧阳少恭身上,他筋脉俱断,昏厥过去。




  伏羲将他安放在神殿中央的锦床上,用层层纱帐围住,独自与他呆在里面。神殿空旷而安静,梦貘奉召前来时只听见他们的天帝用从未有过的柔和语气小声说道:“长琴,醒来吧,吾放你回去,回到那个凡人身边去。”


  此时距离那天已经过去近一个月,欧阳少恭的身体已被复原如初,但是他却一直沉睡在梦中,无法睁开眼睛,像是自己不愿醒来。


  觉来更漏残,梦长君不知。


  而伏羲终于明白了所谓的绝望,他的长琴原本就是自由的风,漂浮的云,漫漫的琴声,哪怕散入天地之间,归于鸿蒙大荒,也绝不会为他所有。在让他就这么永远沉睡下去和放他离开之间,伏羲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终是不忍心。也许一切早在太古之初就已经无法回头,他放弃了。


  “你来了。”伏羲知是梦貘应召而来,从床上坐起身,却头也不抬,仍是看着床上的人,“去吧,到他梦中去,将吾的话转告与他。”


  梦貘穿过层层纱帐,看到了静静躺在那里的欧阳少恭。明明看起来是个如此温和的仙人,怎么竟能做出那么恐怖的事来……?


  梦貘摇摇头,将掌心放在少恭的额上。


  “梦影雾花,尽是虚空,因心想念动,方化生幻境,令吾往梦之中。”




  欧阳少恭一睁眼便看见天镜被置于自己的床侧,接着他看到了陵越的身影,在一间草堂中,捧着一卷书,下面坐着一群垂髫小儿。


  他微微笑起来,眼中却淌下两行清泪。


  他走出殿外,没有人拦着他的去路。伏羲远远地站在他能看见的位置,却也没有走过来。


  “伏羲,你我恩怨已了,从此后会无期。”




  少恭穿过天人之交,不过没有急着去找陵越,他要先去另一个地方。


  他来到冥界忘川畔,把伏羲用来为他重塑仙身的辟邪之骨生生抽离出来,然后用它将忘川中那些因为被他夺取身体而无法转世的魂魄一一补全,送他们入了轮回。如此自毁仙骨,从今以后他便与凡人无异,但是他想陵越知道的话,一定会很高兴。


  他向孟婆要了孟婆汤的解药,这解药有个有趣的名字,叫“醉生梦死”。


  然后他才向陵越所在的地方行去。




  昆仑山下的小村庄里,有一个教书先生,年近三十了都未娶妻,他父母死得早,便也没有人管他。他一个人乐得自在,也就这么一直自个儿过了下去,开了家私塾,靠教村子里的孩童们为生。


  欧阳少恭来到这村庄时,已是快傍晚时分,教书先生正在草堂中讲一个故事的最后一段,少恭便靠在草堂外笑着听。


  有一个小童问:“先生,牛郎和织女每年才能相会一次,多可怜呀,就不能让他们永远在一起吗?”


  教书先生有些语塞,他讲这个故事向来是为了教孩子们“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却没有想到竟有此一问,于是他用哄孩子的语气说:“因为这是天命,他们没有办法违抗啊。”


  小童悻悻地,“为什么天命就不能违抗?”


  教书先生想了想,觉得孩子说得有理,道:“嗯,那……牛郎和织女努力反抗了天命,虽然历经千难万险,最后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孩子们对这个结局很满意,雀跃欢呼了起来。夕阳洒在欧阳少恭脸上,在他眼中映出别样的光彩。


  教书先生笑了笑,拍拍手,道:“好了,下学吧。”


  欧阳少恭等孩子们散尽,才突然出现在教书先生面前,把他唬了一跳。少恭弯着眼睛问:“这位先生,在下远道而来,不慎迷了路,可否在此借宿一宿?”


  教书先生对上他的笑眼,心不知怎么砰砰跳了起来。


  “自是可以。公子饿不饿?我正要做晚饭,如果不嫌弃,就一同用一些吧。”


  “那就叨扰了。”


  私塾后面就是教书先生的屋子,虽然简陋,却十分整洁。教书先生放了书便去做饭,发现这个好看的外乡客人视线一直跟随着自己,脸上不禁微微发热。


  他心不在焉地炒了两个简单的小菜,端上桌来,略有些不好意思:“我手艺不好,也不知公子口味如何,还请莫要嫌弃。”


  少恭看了看盘子里,是清清爽爽的一碟青菜和白白嫩嫩的一盘莲藕,笑了一下,道:“先生不必如此客气,只是先生对在下一个陌生人全无防备,就不怕引狼入室?”


  教书先生顿时失语,是啊,为什么呢?


  少恭凑近他,作出认真的神情道:“莫非先生对在下一见钟情?”


  教书先生刷地红了脸,偏过身去躲开一些,道:“公子休要拿我玩笑!”


  少恭却不许他躲开,将他一把拉过来,把“醉生梦死”含在自己口中,然后吻了上去。他本想再逗逗这人,却发现自己其实一刻也等不及了。


  教书先生猝不及防被亲了个正着,正惊骇地睁大了眼睛,就发现一粒东西滑入自己喉中。糟糕,难道他真的心怀不轨,这是……要下毒?教书先生皱着眉,心中一片混乱。


  欧阳少恭松开他,看着他怪异的表情,等了片刻,心道,难道孟婆诳自己,给的根本不是解药?


  回答他的,是一个更绵长的吻。


  “少恭……”


  “嗯,陵越。”


  陵越拥他入怀,久久没有松开。




  牛郎和织女虽然历经千难万险,最后还是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而他们,从此以后,地老天荒,永不分离。


——————————————————————————————





注:梦貘是一种传说中的神兽,食梦为生,可往来人的梦境。仙四中的柳梦璃就是梦貘一族。


后记:


http://seimei90.lofter.com/post/1d0c881b_c8397f1

评论

热度(126)

  1. StonyCara玖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