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成尚思成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德哈】《巧克力与信息素(一)》(极度ooc,慎入!慎入!!!!!)

鸡蛋要煮着吃:

*ABO世界。但是三种性别均没有发•情期、也不存在标记,只不过一般Omega身体会比较弱,alpha素质比较强。各种性别的配对都会有孩子,只只有几率的大小的区别。双A怀孕最难,而且孩子生下来大多数有先天性的疾病。信息素是只有A和B会有的气体,但是并没有使对方发•情的功能,仅仅是一种气味。alpha可以通过控制信息素的浓度给他人造成压迫感。


*私设伏地魔因为某些原因被完全消灭。卢修斯并没有在巫师界暴露食死徒的身份。


*私设分化为Omega的几率很小,平均七千人分化,只有一个是Omega。而且大部分Omega因为体弱往往活不到分化的年龄,在幼儿时期就会因为身体原因死去。


———————————————————————————————


最近霍格沃茨的学生中开始流行一种检测第二性别的古老占卜方法,:在月圆之夜把写着名字的纸条浸在魔药里,然后一动不动的站在松树底下。一夜之后,只要数一数魔药表面漂浮落叶的数量,就能预测出自己的第二性别。霍格沃茨有不少没分化的学生都会偷偷去实验。


“听我说,男孩们。”赫敏合上她那本《教你如何分辨第二性别》“就连特劳妮教授的占卜都比这个准确率高。别告诉我你们真的准备为了这东西在树下傻站一夜。”


“事实上我已经试过了!我可是个不折不扣的alpha!”红发男孩欢快的说,“赫敏、哈利,你们真该也去试一试,它几乎猜对了我全家的性别!”


“好吧,我想我可以试试,”褐发小女巫似乎有些动摇了,毕竟魔法世界有太多不能用常识判断的东西了不是么?


“万一我不走运的成为一名Omega了呢。”哈利迟疑的问。


“这是不可能的兄弟,就是Omega出生率最高的马尔福家,也起码有四百年没有出现过Omega了!我怀疑这种性别已经从巫师界消失了。”罗恩咬了一口他的甜甜圈。


“Omega出生率最高的马尔福家?”


“是的哈利,众所周知Omega大多数都活不到分化就会死去,可马尔福家的Omega简直是Omega中的异类,不仅历史上有不少活到成年的Omega,其中一位女性Omega甚至代表家族参加了战争!这在巫师史上简直是罕见的。”她就知道,上巫师第二性别史时哈利只顾着和马尔福互相用纸团攻击,完全没听进去。


“你们说,马尔福会不会是一个Omega?”红发男孩突然说道。


“Omega?马尔福?!”


“是的,我总觉的小雪貂是个Omega。想想吧,他苍白、瘦弱,常常一点小伤就得用上大量的魔药!”


哈利的确偶尔会看见马尔福白着一张脸从医疗翼拿回大堆的治疗魔药。


“可他的魁地的技术很不错不是么?他在赛场上可没有任何Omega的样子”虽然斯莱特林在这几年里一直没有赢过格兰芬多,但就连格兰芬多的队员也不得不承认其实他们的技术十分不错。


“哈利,马尔福家的Omega可是能上战场的。”赫敏提醒到。


如果马尔福真的是一位Omega?哈利想了想,居然觉得这并不是难以接受。即使讨厌马尔福的个性,但他承认,有时候马尔福会莫名其妙的的激起他的保护欲。在他心里,安静下来的德拉科·马尔福就像在麻瓜商店橱柜最上层摆放的金发瓷娃娃,一不小心就可能摔的粉碎。


“如果他真的分化成了Omega,也许我不介意保护这只脆弱的雪貂”他想。


 


关于马尔福是不是Omega的问题一直纠缠着哈利,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格兰芬多黄金三人组已经和德拉科马尔福打赌完毕:以一个学期的魔药课作业为赌注,赌德拉科·马尔福究竟是不是Omega。


德拉科对自己会分化为alpha十分有信心,要知道他的父母及祖父母都是强大的alpha,毫无疑问的,他成年时也即将成为alpha的一员。更何况Omega可是几百年都没在魔法界出现过了,这个赌约他稳赢。虽然他不认为波特的魔药作业可以呈上去让斯内普教授批改,但能恶心恶心救世主也是不错的。


 


于是这天晚上,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一起挤在他的隐形衣里,小心翼翼的提防着巡逻的费尔奇。很显然,这段时间偷偷摸摸来这儿夜游的人数太多,于是原本应该由海格一人巡视的禁林,也增加了不少人手。


“波特,你过去点儿”为了以防万一,德拉科准备了三个装满魔药的坩埚,里面各浸了三个不同的纸条,分别写上了他的本名、母亲对他爱称、以及他的外号。这能使他赢的几率更大,也让晚上对于他更难熬了,他几乎就只能半靠着身后的树、半靠着波特来保持平衡。梅林的臭袜子啊!真希望这该死的太阳快从地平线爬上来。


“讨厌的马尔福。”哈利死死盯着德拉科纤细的脖子。


当太阳终于慢腾腾的离开它的云床,用第一缕阳光吻上德拉科的侧脸,他终于支撑不住靠在哈利身上睡着了,谢天谢地,他睡着之前还记得牢牢抱着那三个坩埚。哈利隐约可以闻从他身上传来的甜腻味道。哈利猜那是从德拉科的口袋里散发出来的,从一年级到现在,他的口袋里总是鼓鼓囊囊的塞着各种糖果和甜点。


“真漂亮!”哈利感叹。无论是月光下的侧脸,或是小刷子一样的睫毛,他大概再也不会遇见一个像他一样即讨厌又无端可爱的人了。他有时候在想,自己对这个死对头是不是过于关注了。就像罗恩说的,同龄的男孩儿可没一个和他一样被死对头填满整个生活。或许他应该找个可爱女朋友,不仅有一头柔软的秀发,最好还擅长魁地奇。他们可以一起在魁地奇赛场上飞驰、可以一起分享甜腻腻的糖果、甚至可以互相帮助对方学习魔药和守护神咒……


…………


“哈利!”两位好友的到来打断了哈利对未来女朋友的畅想也打断了德拉科短暂的睡眠。


他们一起把三个坩埚放在堆满枯枝残叶的地面上,小心翼翼的数着落叶的数量。


一、二、三、四……三个坩埚浮着的落叶数目完全一致——十三,如果这个数字真的准确,那就表明马尔福家的小少爷只可能是Omega。


哈利观察到德拉科的脸色变得比平时更白了,不知道是因为即将到来的三人份魔药作业,还是因为自己即将成为Omega的事实。


从那天后,德拉科就在也没来找过哈利的麻烦。不说那三人份魔药作业,单是应付某些A和b的情书和表白就够让他头疼。


那次的占卜结果像一个契机,赋予了某些男性暗恋者勇气。追求一个柔弱的同性Omega不管怎样都比追求一个强势的同性alpha更顺理成章不是么?可大家都知道,要是不喜欢一个人,无论他的性别再怎样变恐怕也不可能爱上他。


虽然不想承认,但哈利的确有些伤心。德拉科·马尔福是唯一能点燃哈利·波特的烈火,现在那团火离开他了。

评论

热度(37)

  1. 思成尚思成鸡蛋要煮着吃 转载了此文字
  2. 思成尚思成鸡蛋要煮着吃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无敌巨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