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自翻] Thirty-Five Owls (11~15)

❤️❤️❤️

嗟来之词:

无授权,原文链接







July11st, 1956




尊敬的至高无上的无政府主义者先生,我当然有知道你那荣誉任职啦---


我们的余生?你说?永远这样?你说?怎么,所以我们是通过猫头鹰结婚了?那我岂不是要永远和你那假装虔诚的正义言辞捆绑到一块儿了吗?就像我和这堵墙上的霉点那样?墙上有一块橘黄色的斑点变得格外美丽。还有像鱼鳞一样的绿色斑点,哦还有像小叶子那样的。它们生长地出奇缓慢。我的人生正在慢慢地冰冻。已经十年多了,是不是?十多个年头一直被锁在这一间小小的牢房里。我想我会发疯的。或许我已经疯了。




校长。去他妈的。猪狗不如(原文德语:Schweinhund)。瞧瞧你,瞧瞧你,伟大的阿布思邓布利多,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就因为你几十年前和一个德国男孩胡搞过,现在你就在圣诞夜里用麦芽酒饮醉,然后说一些再也无法爱别人的或者其他的什么鬼话----你还在为阿里安娜的死怪我,是吧,阿布思?那是个意外,你这个醉到神志不清的蠢蛋,一个意外,我发誓,我是因为害怕才逃跑的---




然后再瞧瞧我,盖勒特 格林德沃。曾有一段时间欧罗巴魔法世界里的孩子们一听到这个名字,要么欢呼雀跃,要么瑟瑟发抖。曾有一段时间我只要小施魔法就可以让所有的树叶从树干剥落,只需要借力一点点路过的微风---曾有一段时间我正在慢慢建立,真的在建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为了你和我----然后现在我在这儿,慢慢腐烂,已经无聊到会去关心某些娘娘腔的英国老巫师是怎么看待我的。是的是的,你应该会很喜欢---我会享受自己的受害者的尖叫---这个想法吧?实际上我也会在深夜被过去的鬼魂所折磨纠缠、辗转反侧,这个事实很不符合你的预期,对吧?你呢,阿布思?这么多年来,是小阿里安娜的鬼魂阻止你杀死我的?是吗?




近况。近况。邓布利多,你指望在这座你抛下我的牢笼里还有什么近况可言?这么多年来没有一封信---是的,我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多亏了我这块运转精良的好表,谢谢---然后现在这封来信就为了跟我吹嘘你当上了校长?[一团黑黑的、难以辨认的墨点]




你的困惑很可爱,真的。你永远不清楚我对你到底有多愤怒,对吧?因为你意图纯良,因为你是为了友谊而联系我,所以我根本就没理由感到沮丧,难道我可以吗?我又变得‘阴沉易怒’了,是吧?




格特鲁德是一个疯婊子。你到底想通过她教会我什么啊?你又在用什么把戏玩弄我?我已经体验过你的一个把戏了,在那个把戏里我和你日夜相处,你与我分享思想,然后给我你的身体,再然后为了一个意外就背叛我、离开我,留我一个人去完成我们的理想。然后下一个把戏里,你把我骗上这条道路,共享我的计划,与我一起寻找圣器,你用一言一语铸造出我的信念,然后,当你得闲了,当你已经看够了这一切,你就又从英格兰晃悠回来,以正义之名将我重重地打倒。




你铸造了我,邓布利多。你铸造了我、打造了我然后放任我去祸害这个世界。你总是有一种试图忽视所有令你不舒服的事儿的习惯,我想你的弟弟也会同意这一点。




不过我们谈够你了。来谈谈我吧,你的这只被打败的、破碎的黑魔王玩物,你失败的实验品。记得吧?他曾经让那些甜蜜催情的咒语围绕着你的身体打转,然后会在你忍不住求他操你的时候坏笑?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事实呢?可怜的阿布思,我猜这就是你想要永远埋藏起来的事情吧?




是的,我们会永远这样子下去。看吧,我这不是又写信回来嘲弄你了吗,然后直到下一次愤怒地难以呼吸。




邓布利多教授,我有一个新的笔友了,为我感到骄傲吗?想都别想你是唯一一个与我通信的人---天知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好多年前我就干脆在墙上一头撞死好了。有时候和一个不会试图去否定一切的人通信还蛮开心的---一个黑巫师同伴,野心勃勃。是个英国男孩,有点死板,编了一个非常愚蠢的假名字---几年前突然给我寄了封信,说是要谈一点业内的话,我猜你会这么说。思想不错,但没有幽默感。当我提到我认识你的时候,他好像吓了一大跳。




我告诉他你是一个善于利用人的家伙和一个伪君子,并警告他离你越远越好。当然了,他已经开始有点儿怕你。但是你最好还是留意着他一点儿。他有可能成为一个非常危险的年轻人。毕竟,你又怎么能控制住一个不是你的宠物狗的黑魔王呢?




继续好好地自我怀疑着吧,阿布思 邓布利多。再一次,格特鲁德是一个疯婊子。


 


(文外话:格特鲁德是一个作家,AD上次给GG寄了一本格特鲁德的书。)







August2nd, 1956




盖勒特,


教书这么多年的缺点之一就是一个人会过于习惯去展示自己的学识,毕竟对孩子们不得不这样。这就会让人产生一种非常有学识和人生智慧的错觉,就算那个人事实上也许只是一个蠢蛋和失败者。




老朋友,我从未把你想成是我的宠物狗啊。如果有的话,我觉得在那几个月里倒是我才比较像你的哈巴狗,绕着你所说的那些荣光梦想团团转。当我意识到这些梦想真正的寓意和它们企图利用的东西时,我才是那个感觉到被背叛的人。不过教书教久了,我也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场争辩往往只是简单地关于‘是‘或者‘非’。




那就恨我吧,如果这能让你接下来的日子好受一些的话。我曾经希望,孩子气地希望,你不会恨我的,就算是以后也不会---但我不过只是一个失败的老笨蛋而已。然而不管你怎么看待我,我必须问一下你提起的这位英国同伴。他的假名字不会碰巧是叫伏地魔吧?我本是绝对不会来管你这种事的,但是最近围绕着那个名字有太多不详的谣言了,所以我不得不问一下。




不多说了,祝好。








September27th, 1956




邓布利多,


可笑的是你没有给我任何可笑的理由去让我帮助你对付这个叫伏地魔的家伙(你们英国人是这么叫的吧?家伙?)。我和他谈论的大部分是技术层面的事。但那个人,过度沉迷于死亡了,就算他是一个黑巫师。当他孕育着那些有关伟大的幻想时,他也恐惧着死亡。这是不健康的态度。不过你也许早就知道这种态度是不健康的了。他并不是在找死亡圣器。也许只是碰巧。在那种事之后,越少一些这种狂妄自大的人,越好。




他大部分时候都在试图提升他那不切实际的索命咒理论---我想他不会成功的。索命咒和魂器。一团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我喜欢各归其位,所以就算有一个足够厉害的人能救我出去的话,我还是宁愿在这儿体面地死去,好死不如赖活着从始至终不过只是一句鬼话。




我不恨你,阿布思。我从未恨过你,况且时至今日你也无法再对我做出更糟的事儿了,所以我永远不会恨你。这就是问题所在。







(P.S. 格特鲁德说,“‘身份’很可笑因为做你自己很可笑因为对于你自己来说你永远不会是你自己除非你记得你自己是什么,不过那样子你也永远不会相信你自己了。”)







February28th, 1956




盖勒特,


时至今日你还是能让我捧腹大笑,我猜这点还是能让你开心会儿吧。的确,就是一团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并且我还觉得格特鲁德一定会同意这句话---所有人都知道如果你太谨慎,如果你过于谨慎,总有一天你会在某件事上栽跟头的。但是不像她,我还是会欢欣雀跃地在句子中加上一点停顿的。




前几天在霍格沃茨伏地魔拜访了我。我本已经打算在心里一笔勾销对他的那些恐怖谣言了,但他的一言一行再一次证实了我的担忧。英格兰这片土地也许真的要迎来一位真正的黑魔王了。




我知道你没有什么理由来听我的话,但是我还是建议你终止同他的联系。虽然跟你比起来伏地魔只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年轻人,但是他很莽撞,有野心,以及就像你所推论的---过于沉迷于死亡。没错,他也许正是你说的那种家伙。




至于其他的---我恐怕没办法帮你排解心结,盖勒特。毕竟我连自己的心都难以丈量。




谢谢你的帮助,







March15th, 1957


 


阿布思---


所以你在美丽的阿尔巴群岛上给自己又弄出来一个黑魔王宝宝,那你可要小心着三月十五了。(注:Beaware the Ide of March出自来自莎士比亚的朱利尤斯.恺撒,1599年。"谨防3月15日"是占卜者对利尤斯.恺撒的预言,警示着他的驾崩日期。)




我想知道---你现在是会趁着大众还一无所知的时候,以一个正义执行者的身份去追杀伏地魔呢?或者是你会选择对此置之不理,眼睁睁地看着第一桩命案的发生?不过我确信任何一个选择都会使你良心不安受罪的。那就干脆可怜可怜我们,送它一颗柠檬雪宝得了吧。




这个男孩有着无穷的力量但是几乎没有想象力。但是至少,你和我,可是永远都不缺丰富的想象力的啊。这也正是我们为何如此非凡的原因之一。




你给我的这些麻瓜文学,我可是越读越糊涂。他们竟然可以在他们自负的文化,他们的文学艺术,他们琐碎的社会细节,他们有限的、自以为科学却没有魔法相助的世界观上花上那么多时间。我猜这就是没有魔法的人爱捣鼓的事儿吧?然而没有魔法,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一个有小提琴的巫师可以从本质上改造它,然而一个拥有相同东西的麻瓜却仅限于用小提琴来从情感上触动他们那类人。两个为了文章韵脚而争论的麻瓜基本什么都改变不了,然而为了一个咒语而争论的两个巫师却能改变这个世界。




所以阿布思,这就是你想通过这些书教会我的事吗?教我学着去可怜同情生活在自己小小世界里的麻瓜们?教会我他们到底是多么的无用?




没有---没有在我手里---我的心是一团乱麻。如今没有,没有魔法的保证---怎么活?




你让一个人怎么活下去?




这十二年来我窗外的风景慢慢变了,虽然我说不上来到底变了多少。我的思绪渐渐远离我。一个人一定会觉得他无处可去吧,当盾牌咒厚的像铜墙铁壁那样一层层围绕住我四周的高墙。你以前老是说总有一天你会有一只冥想盆的---




我的牢笼并不会击垮我,阿布思,你也不会的。去,去摆平你那个愣头青黑魔王吧。而我正在腐烂---我真的是一个老人了吗?我想我是吧。但是在我脑海的荣光岁月里,我们正在穿越那雪中的山峰,正准备去征服脚下的土地。




你思想古怪地,





---




下章:[16~20]




---







评论

热度(25)

  1. StonyCara嗟来之词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