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自翻] Thirty-Five Owls (21~25)

❤️❤️❤️

嗟来之词:

无授权,原文链接







December25th, 1968




阿布思---


圣诞快乐啊。忙着对付伏地魔呢,我猜是?




我承认这对我来说没什么吸引力---给你写信却永远收不到你的回信。或者是永远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但是老娜塔莉亚 费多特耶娃刚死于和一个巨人的混战,原本我每天都能收到她一封信的…




阿布思,我老了,已经没有心力再来嘲弄你。我猜你也是同样。依然是独身一个人?依然在隐藏?别死在那儿。你这么鬼机灵,可不能被一个毫无幽默感的人杀死。












December25th, 1970


 


阿布思---


就算在这种荒蛮之地我都听说了。有关那些消失案的新闻。伏地魔开始行动了,是吧?我知道这种模式。我以前自己也用过。英国魔法世界将会在,大概,六个月之内开战吧。




打败他后请给我写信。我无法想象他给你带来的麻烦会比我曾经给你带来的还要多。












November13th, 1981




亲爱的盖勒特,


我记得,前段时间你要求我打败伏地魔后给你写信。老朋友,这只猫头鹰来得比你预期的要晚十多年吧?我并不确定我是否真正地打败了他,本质彻底地。我很欣赏你对战争的乐观态度,但他给我带来的麻烦的确比你要多。这里可不是要质疑你作为黑魔王的权威啊,但是他的确有一些特殊的优势,特别是他那几乎能与我匹敌的天生的摄神取念能力,但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为时过晚了…




我跑题了。通过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伏地魔并没有---被永远地打败,虽然很多人愿意那样相信着。但是我相信,这次他已经元气大伤了,会退却个几年,然后当他卷土重来的时候,他应该会特别虚弱。




我知道那种收不到猫头鹰回信时沮丧。但是,盖勒特,和伏地魔的那场战争太激烈了,我又得指挥前线战事又要保持霍格沃茨的秩序。我对自己的床帘都感到陌生起来了,特别是近几年,我倒是对新刻的墓碑更熟悉一点。几乎没有时间……




即使是现在,已经打败了伏地魔一个月了,我还得与自己的疲倦做着斗争。但是我并不希望抛下你,老朋友,虽然我已经这样做好几年了。你曾经说过一次,如果感到愧疚就吃点柠檬雪宝,但是它们似乎没有什么用了。




很抱歉听到你老朋友的死讯。真的很抱歉。




最近在黑巫师的欧洲秘密组织里有一些关于你的谣言,因为试着切断伏地魔对于狼人和巨人的控制,所以我在那些地方还蛮常走动的。他们说老格林德沃在他那腐朽的牢房里自责悔恨。他们说他为了他的受害者们而悲恸痛哭。十年前我会觉得这是胡说八道,但我经历了一个太漫长的十年,英格兰已经面目全非。我看到那些男人女人---我曾自以为了解他们---他们的内心和灵魂是怎样变动受创,然后被永远地改变。所以我也不难想象穿越过海峡,横穿过大陆,这些可怕的改变同样也会发生在纽曼迦德的高山上。




太久了,我们都没有地好好通信。太久了,我才了解到你的内心。所以我想问,就这一次,无限诚恳,绝无嘲弄---你还好吗,老朋友?











December25th, 1981




邓布利多---


我似乎养成了一种专门挑圣诞节写信的习惯。好极了,祝大家圣诞快乐开开心心,扎好常春藤和冬青,等等,等等。总是混淆什么是祝福什么才是真正的好意---人们真的很容易犯这种‘哦好常见’的错误哦?




我已经听说个那疯狂的故事了。那就是---显然你的黑魔王被一个一岁大的宝宝打败了?你在伏地魔这件事可太磨磨蹭蹭了,阿布思,况且这次你可没有妹妹的死来当借口了。




看,我又开始了。我还以为过了这么多年自己已经厌倦与嘲讽你了。但是你一次次逼我这样做的!我永远不会停止对你感到愤怒---关于这点你好像不止一次地搞错了,满怀着恨意。




这个伏地魔男孩---不,我想现在他不再是一个男孩了,是吧?他现在,大概,将近有四十岁了?还没死透?去然后把这事给彻底了解了,邓布利多。这不就是你做的事儿吗?




至于悔恨?这是我自己对我自己感到悔恨。或者是那部分还剩下的自己。污秽狭窄的窗户上倒映着盖勒特扭曲的倒影,褪色的眼睛,褪色的脸庞,褪色的梦想---这才是我的担心。就像你对于你的悔恨那样。




你那美丽优雅的小岛究竟是怎么会孕育出它自己的黑魔王的啊?毕竟按常理,像我们这样的人不应该都是来自野蛮的北方的嘛。




不要浪费你的真诚了,毕竟它们太罕有了。我还是老样子。我还能怎样呢?












February2nd, 1982




盖勒特,


真不真诚是我自个儿的事儿,我想真诚就真诚;如果我想把它花在我怒气冲冲的老朋友身上,这也是我自己的选择。并且---我发誓,我的真诚比你想象的要多多了。我总是试着变得更好一点。




至于英格兰为什么会孕育出黑魔王---




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他,我就有这种担忧。他那时十一岁;我被指派去麻瓜的世界里联系他,告诉他被霍格沃茨录取的了,被一个他从所未知的新世界所接受。但他依然表现得多疑、饥饿、残忍。令人扫兴。之后他被分到了斯莱特林,挺奇怪的;所以我决定留心着他一点儿。我真是一个虚伪的爱管闲事的老混蛋,是吧?总是喜欢去别人的事里掺上一脚,然后把局面搞得更糟。




他在霍格沃茨学习、成长、变成了一个强大的巫师,就像我所想的那样。他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制作出了他的第一个魂器,我当时却一点都没注意到。因为那时整个欧洲正在饱受你的折磨;因为那时我正想尽法子来对付你;因为那时我不想再去掺和另一个孩子的人生了。




哦,不过我也告诉我自己如果当时我做了如今的局面也不会有什么不同。甚至可能还会更糟一点。但是我的国家差点被这个黑魔王所摧毁---是的,被一个小婴儿阻止了---完全是因为我没有过早地阻止他,因为我没有在当他还是一个孩子、探索自己道路的时候给予他帮助。因为我在试图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在某种程度上,和你度过的那几个月里,我最怀念的---不管这是多么自私---竟然是你对我的掌控和摆布。所以把责任推卸给我曾经所全然信任过的那个人吧---虽然我当时一定是疯了才会那么信任你。把责任推卸给所有的那一切;毕竟我别无所选择。不过无论如何现在的你已经没有任何责任了。




我想我们两个都嫉妒着彼此。我想如今的我们除了满嘴的否认和拒绝,已经无话可说。但我---有时候,还是希望我们之间不要这样。







---


下一章:[26~30]



评论

热度(17)

  1. StonyCara嗟来之词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