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自翻] Thirty-Five Owls (26~30)

❤️❤️❤️

嗟来之词:

无授权,原文链接






March16th, 1982


 


阿布思小甜心---


你真的是一个卑鄙的贱人,你知道吗?我的意思是,这真是了不起啊。真的。世界第一。难以忍受。你他妈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啊?伏地魔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你真的不记得你是怎么赢得那场决战的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阿布思 P.W.B 邓布利多。赶快去杀了你的那个黑魔王吧。然后停止你的自我指责,继续保持优秀,就像你以前做的那样---轻而易举地就让整个世界臣服于你---尽管那意味着残忍,难道不是吗?你的人生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残忍的。就一次,接受这个事实吧!




老朋友,你没必要对我撒谎的。哦,我现在正在尽情嘲笑你呢。我曾经把你脱光、绑住、然后让你求我来操你---好吧,至少在你的人生里你再没有这样求过别人,你这个自负的傻瓜---所以,你没必要对我撒谎啊。




解决伏地魔。告诉我你为什么赢了。承认你是个什么东西。要不就他妈的停下这些鬼话,也给你的猫头鹰省点力气。







June27th, 1982


 


格林德沃,


你问我为什么会赢得那场决战?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而且实话实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赢。我不会按照你说的去做的,这不会发生的。我也厌倦了总是收到这些充斥着明枪暗箭的信。厌倦了当你的猫头鹰到来时心中这种煎熬的感觉。




我想念我们以前的那种通信。真的。我想念---你,或者是你曾经流露的那些善意,或者是更久之前,那个还没完全踏上黑暗道路的你。当你第一次遇到我妹妹时,你温柔安抚地碰触我的方式。但是现在,除了这些,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我道歉,但我觉得我不会再写信了。


 






July10th, 1982




邓布利多---


你还是在撒谎。去你妈的。Schwanzlutscher。




(Schwanzlutscher:原文德语,很粗的一句骂人的话。原意吹箫者。)







August9th, 1989




邓布利多---


我写了很多信,但都把它们给撕了,没寄出去。写信给我好吗?




孤单地,












December25th, 1995


盖勒特,


一封圣诞信,这么久之后。我必须坦白我没有达到你的期望。伏地魔没有被打败,并且最近还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上次他惨败,这次他开始网罗追随者了。魂器,老朋友。他还在收集魂器和一些别的防御法器。还有,我发誓,我没有说谎。时至今日,我还是不知道我为什么赢了那场决战。我不知道你到底要我说什么。




我知道---我上次说我再也不会写信了。但是,当然了,我接受了你几年前的那个道歉。但我一时想不出有什么可写的,希望你对我耐心点---




我猜你现在对哈利波特一定有所耳闻了吧。




我寄给你这封信,是对你抱着最大的信任的。我记得很久前我写过,我并没有真正的密友。这很奇怪吧,在这么多年的互相置气、没有联系之后,你依然是我最信任的人---至少是在这件事上。因为你并不会对战争的结果、英格兰或者伏地魔会有任何的影响---




哈利波特五年前就开始在霍格沃茨上学了。他被分到了格兰芬多院,你也许会对此感到惊讶。他学业成绩中等偏上;与老师的关系不好不坏;有坚不可破的友谊,如钻石般珍贵。他是被一个虐待又怠慢的麻瓜家庭养大的,来到霍格沃茨之前他的日子都很悲惨,不过那是我的意愿,因为这样才能够保护好他。有一段悲惨的童年对他来说很有必要。他的生命都与一种神秘古老的魔法紧紧相连,一种伏地魔一直拒绝去承认的东西,就连我们两个也仅仅只是知道它的存在而已。他平凡又非凡,我想我难以描述清楚。




对于一个年轻的男孩,他牺牲的太多,太多了。并且有很大部分是由于我造成的,就算不是直接地。并且---他并不知道这一切。就连一丁一点都不知道。




他的命运与伏地魔的紧紧缠绕在了一起。这超乎常理的魔法---




盖勒特,我必须让他赴死。




太多年了,我试图去忽视这个事实。那就是伏地魔的一片灵魂---他制造魂器时扯下来的---在索命咒反噬的时候被植入到了一个无辜的婴儿体内。有个预言---双生毒蛇会在开拓者们的青烟中诞生。古老、古老的远古魔法啊—




我不可以告诉他。我怎么可以?他必须自己明白过来---




他是个好男孩,盖勒特。他坚强、勇敢、大部分时候很聪明,他值得更好的人生。他值得平安长大,陷入爱河,慢慢变老,子孙满堂,然后在晚年写一些古怪的回忆录。他值得亲手埋葬了伏地魔,然后去过他自己的人生,从此不用理‘命运’‘闪电伤疤’任何这种鬼话。我愿意为了这些而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是我不能,永远不能。因为事情不是这样子的。




你的确使我恐惧,当我意识到你真正的计划,你恐怖的秩序,你对那些麻瓜的折磨。还有当你从阿里安娜的尸体旁逃走,就像这不过是一场最平常的割喉谋杀而已。是的,我很愤怒,当然。非常、非常愤怒。但我从没恨过你。也没用厄运诅咒过你。反而是希望你如常生活下去---睡眠,吃饭,呼吸。也从未想过让你葬身于凤凰鸟无尽的烈焰之下,但我会对伏地魔这么做的---不,汤姆 里德尔,这才是他的名字,伏地魔不过是一个伪装---我会对改变哈里的命运的那个人这么做的。我恨他,我恨他恨到了骨子里---




你不能让你的生命慢慢腐烂。这已经足够让我悔恨的了,无论你会怎么想吧。对于一个黑巫师来说,你与死亡的关系出乎意料地健康---




听着。我很抱歉。在说出我们之间除了苦涩再无其他这句话之后,还在绝望中给你写信,并用一位老人难以开解的忧虑来给你平添麻烦。但是,盖勒特,我要让他去赴死啊…为了更高的利益。




你说过纽曼迦德和我都不会击垮你的。也许他们真的没有。但是,盖勒特,哈里和伏地魔已经击垮我了。我猜,到最后,你才是更坚强的那一个。




但是,还是有机会的!一个极其极其微小渺茫的机会,那就是他可能会活下来。哈里会活下来---虽然会像麻瓜说得那样活得破碎、伤痕累累---但是他会活着。




但有时,希望比投降更令人痛苦。




无视我。嘲笑我吧。我让一个无辜的男孩卷入战争,让他受罪、赴死,因为我必须这样做,因为我不能为必须做的事而道歉。看看你的门,盖勒特---我依然活在这些血腥、受诅咒的咒语里---




只有你可能会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这其中的讽刺。在所有这一切、在我们不断地彼此伤害之后,只有你,老朋友。




我从不知道正确的做法。即使我现在是一个虚伪的老混蛋了,我依然不是到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我只是试着去帮助,去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会成功的事。然后就这样了,让一个孩子去赴死---我碰触的,我所热爱的,都变成了尘土---我承认我是什么,盖勒特,我是一个魔鬼---




我---必须停下了。对不起。





[附件:一袋柠檬雪宝]




---


下一章:[31~35]





评论

热度(20)

  1. StonyCara嗟来之词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