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自翻] Thirty-Five Owls (31~35)(完)

❤️❤️❤️

嗟来之词:

无授权,原文链接






1966年一月,大概---




阿布思---


五十年了,我在这儿过了屎一样的五十年了。这么长时间,你---你们这些人,竟然从来没给我寄过糖果。现在只是这一丁点的甜味就让我开心的颤抖。这是我一辈子尝过最美味的东西。




五十年。我的身体已经是一具被痛楚啃噬的骷髅了,我几乎记不得曾经的我是多么英俊。我是你唯一还活着的密友。守卫也离开了。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家养小精灵每天从门缝里给我递食物。我这只手表上的咒语也渐渐消失了。指针、日历几乎不能用了。我想猫头鹰从这儿飞到霍格沃茨要花上三天?也许最近,会更久一点?我脚下的世界是在不断变大吗?这是我变得那么遥远的原因吗?太阳在它该在的地方,所以这一定是一月了。




但现在的我除了当一个倾听者,对你来说已经什么都不是。又在圣诞节喝着雪莉酒,给你旧日老情人写催人泪下的信了,阿布思?我们总是这样反复、反复。你的笔迹几乎一点儿都没变。我羊皮纸快用完了。大部分和我通信的人都已经死了。我把这间房里的每本书都读了无数遍。我猜福克斯还在吧?一切如常吗?




我现在没必要入睡了。如果我在精神恍惚的时候阅读格特鲁德,她几乎开始有道理起来了。一个词语,两个音节。听我说。




可怜的的阿布思。我几乎已经不再对你生气了。妈的(原文德语),我几乎开始同情你。你从来没有孩子,是吧?从没结婚,从没安定下来?你只会带着和那个波特男孩一道步入死亡,然后除了空山鸟鸣和一袋糖果,什么都没留下。




但这意味着你和我至少有共同的地方了。你和我---总是会爱上比自己更好的人,但却爱得很糟糕。你赢了那场决战是因为那是我让你赢的,因为我原本以为你会救我,但是你这个背叛我的混蛋,你只留下我在这里腐烂。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那个男孩你谁都不在乎了。但是你不会击垮我的。你不会击垮我的。




我们变得太老了。我们属于一个世纪前的自己,在那条小溪边,阿布思,而不是在世界某个角落的塔楼上慢慢腐烂。我们属于最初,那时我们的天分还不用被责任所丈量,我们的容颜还没有被岁月所侵蚀。在这些后果击垮我们之前。




我已经开始停止想念你了,和这些旧日时光。真的,我已经开始不去想任何事。只是在我的牢房里前后踱步。门上的字。三角形和圆和直线。




你是对的。至少,要有一个男孩,能拥有圆满的人生。我们的,太久、太久之前就已经毁了。


 







June9th, 1997




盖勒特---


伏在找魔杖---因为闪回咒事件,他现在的魔杖和哈的有共感---他在找他所选魔杖的替代品---




盖勒特,如果让他发现的存在---如果他追着找到了格---摄魂取念---他会来找你的---他会对你做那件他最害怕的事---他会杀了你---这也许无法避免---




抱歉这么唐突。没时间了。你应该得到一个警告。




再见了,








阿布思---




我的表完全坏了。我再也不知道时间了。我不在乎。这个小自大鬼要来找我了?棒极了!十几年来最好的消息。&我真是爱极了你甚至都不试着让我为你撒一下谎的样子。因为你知道我会为你这么做的,是吧?




五十年了,阿布思,五十[难以辨认的字迹]如果你死了,你要我怎么继续忍受下去?如果你被击垮了,如果你终于变得像你以那样爱装出的那样疯狂?你不写信就足够难熬的了。够难熬的了,当你为了这些又为了那些而不不给我写信,因为你有那么多事要忙,因为你会想为什么我会想要你那么做,因为你没时间。




总是没时间。就算你现在说你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不要再对我撒谎了。转过身来面对我。




伏地魔?让他来这儿。让那条小毒蛇来我这儿。你教过我大脑封闭术。我会透过我破碎的牙齿对他撒谎,然后对着他大笑---哦,我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地笑过了,我也太久没有见到一张面孔了---&他会干净利落地动手的,是吧,因为我本应该畏惧死亡?那个我们试图去掌控的死亡?那个我们在这世界上的第三个同伴?你觉得当他发现其实这个仁慈的死亡对我来说是解脱的话,他会不会以此为耻?我真想不停地嘲笑他、嘲笑他、嘲笑他---




在戈德里克山谷,你教过我大脑封闭术,想来像是一千年以前。你的思想是赤色的金子、复兴的火焰。封锁住它是多么痛苦啊。你握着魔杖的手指修长而纤细。那时我们在一块儿,那时世界温柔美好,溪水清澈流过,然后她死了---




他的思想尝起来可不怎样,是吧?难道我会仅仅因为见到一个人的到来就满足狂喜了吗?这一次我会为了你做这件正确的事&当你多年后终于打算蹒跚离世时,你会将带到你的坟墓&你会再度改变这个世界,你这个自大、美丽的混蛋。




就算在折磨之下我也能大笑出声的,记得吗?他永远得不到的。看看我,阿布思,我已经放弃了、发疯了。现在向你的雪莉酒去啜泣吧。我以前那么不切实际地渴望着,渴望着总有一天你会有勇气向我坦白的---




你之前询问过我悔恨这件事。好吧,既然现在我已经疯了,所以告诉你也无妨。十多年了,阿布思,十多年厌恶于自己的内疚。麻瓜在我的睡梦中惊叫。我想着那些被我送上前线的死去的士兵,想着他们身后破碎的家庭。有一个披着红色披巾的小女孩一直在尖叫。她已经死了五十年了,却依旧没有停止尖叫。你为什么觉得我是在设计你、骗你?你是一个比我好一点的人,或多或少。




当然了,你也是一直知道的。知道我后悔了,我厌恶自己,厌恶我所犯下的一切。就像你知道我会为了你那愚蠢的计划去死,就像你知道我会在你想要我回信的时候就给你回信,就像你知道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




&你必须杀死那个男孩&你不用关心我。波特和我都是你给伏地魔,给更高的利益所奉上的献祭与羔羊。




但是我说什么来着?你是一个有魅力的老男人,好心肠,甚至很可爱。而我是一个孤独、悔恨的老罪人。麻瓜向我挥出去的魔杖进军,麻瓜在它面前列队,麻瓜赤着脚在胡乱地逃亡,直到我微笑着,无情地,举起它,将那道绿光如同曙光一般发射出去。美丽。惊人。每次我一想到都还能使我的五脏颤栗撕裂。




这是我最后几页羊皮纸了。我会写在墙上。我希望伏地魔那个混蛋能在那个家养精灵死前赶过来,这样我就不用挨饿了,死得更体面些。在一个房间里待了五十年,在一个房间里待了永远,我的手指抓门上的铭牌已抓破了皮,还有---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如果你没时间写字,就他妈地去弄一根速记笔来,告诉我到底该死地发生了什么。只是不要把我丢在这儿。我让你赢但是不要把我丢在这儿---




你救这个魂器(指哈利波特)是因为愧疚吗?这就是你问起的原因吗?为什么你会在乎这个?要这些让你痛楚的情绪有什么用?比如悔恨。比如谨慎。我会请求你与我一起乘云飞走的,阿布思,但我们已经太老、太老了,并且遍体鳞伤。




回答我阿布思不要把我丢在这里如果我用血来写的话你是不是就会注意到了?




但我也从来不清楚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是不?只知道你不恨我。阿布思 邓布利多,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对人有多残忍?




但你不能…




我的头发已经是一团乱麻。那些耗子又回来了---好吧,它们好几年前就回来了,但它们变得更野蛮,甚至开始噬咬我的书。我的牙齿上还有它们血。不,伏地魔先生,我从没拥有过,滚开然后去死,看,也不是太困难,我现在就会为了我所爱的人去做这件事---为你去死。




但我猜你是觉得黑巫师们都是不会爱的,是不是?




也许你错了。




没羊皮纸了。不会用另外一卷的。给我再寄点?不要把我丢在这儿。










August21st, 1997




信件退还。收件人,阿不思·珀西瓦尔·伍尔弗里克·布赖恩·邓布利多,死亡。 


 


给予哀思,




猫头鹰办公室


魔法部




-End-






---




迟一点,天上见。




---



评论

热度(39)

  1. StonyCara嗟来之词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