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盾铁】战后情书(书信体)13(第41-42封信)全文完啦!

🐎🐎🐎

埋骨之地: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全文链接:


01(第2-3封信)


02(第4-5封信)


03(第6-8封信)


04(第9-11封信)


05(第12-15封信)


06(第16-18封信)


07(抵19-22封信)


08(第23-24封信)


09(第25-27封信)


10(第28-32封信)


11(第33-36封信)


12(第37-40封信)



AND:




「第四十一封信」


史蒂夫·罗杰斯致托尼·斯塔克


 


托尼:


这一切是真的吗?


我不敢相信……就像我不敢相信我一睁眼就看到你在这里,这么近。你胸膛起伏,脸颊红润,心跳有力。你的气息拂在我手上,我一度以为还在梦里。但我的梦从没有这么温暖过。


我吻了你。像我偷偷肖想过无数次的那样,因为你近在咫尺,你嘟着嘴。不这么做简直……像你说的,对不起宇宙定理。我把你的脑袋枕在我的胳膊上,把你的胳膊环过我的腰背。我们有两张床,但他们把床并到了一起;我很确定我们只莫名其妙地挤在其中的一张上。


你的胡子乱糟糟的,托尼。我想我的也是。真怪;我在算我们睡了多久,以及他们是否给我们使用了导尿管。你知道,我在想他们谁会做这个事。但现在没有管子了,所有的管子。我听见娜特在说“他们今天还不憋醒就让他们尿在床上”。该死的四倍听力。太耻了,老天。我要怎么保持尊严地走出这间屋子?我甚至傻瓜似的笑得停不下来。


 


在你醒来前,我看了所有的,迟来的信。它们都到得太迟,但又来得刚好。我们的确错过了,却又因为错过而正好遇上。我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我们不能当它没发生过;以后它也必然会存在。也许下一秒你就会蹦起来,指着我的鼻子和我大吵,我们抡起周围一切能用的东西招呼对方。我也许永远也不会在某些方面同意你;但我想这才是我爱你的原因。你不跟随我,不信仰我,不盲从我,你只是站在我面前,就让我的灵魂清醒;或者支撑着我的背脊,在我将要停下或倒下时不动声色地扶上一把,却装作撞到或者不经意。你做这些从来不求有什么回报,或者得到什么赞誉,甚至以为我从未对此留心。你是我的傻瓜,也是我的英雄,托尼。你不知道我有多么为你深深吸引,否则你就不会那么怀疑了。


而我也是傻瓜。我缩在你温暖的怀抱里,用脚趾的前端蹭着你小腿的皮肤,大家轻微的闲谈就会传到耳里。我数着声响,每个人都在。我听到他们在谈论……你和我,枪击,绝境,异人和镜面空间。我知道了我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也知道了你的。


但那不同。那和我所知道的不同。我知道另一个版本的、只属于我们的故事:关于厚重的冰层下方,一艘过时的战斗机里,一个瘦弱的孩子和他来自未来的宝贝手机的奇妙历险。如果我把它写下来,那么每一个人在读到他藏在怀里的那支手机终于响起,而他小心翼翼地按下接听的时候,一定都会像我一样,抑制不住眼泪地攥紧那小而神秘的机器,就像攥住了他唯一的未来:


是你吗?我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我当然不会写下来;没有这么一本书。那回答是专属于我的,我不愿与任何人分享。


我喜欢这群人,包括他们谈论选择生死时那种不以为意的腔调,就像我们这么做再正常不过了。但我也深知这并不能证明我们不是莽撞、疯狂、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疯子;我应该对你总是玩命的行为生气,但此刻却只能带着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无数次地感恩上帝的垂怜,能让我此刻拥抱你。也许我们的余生都要如此在生死的边界上挣扎,这就是选择捍卫自由和抗争邪恶的宿命,这就是选择了爱你的宿命。


我知道,我应该爬起来,尽可能地穿好衣服,洗脸修面,保持体面地向往常一样走进大厅。他们会朝我微笑,打着招呼,忽略我不得体的装束,也许忽略更多心照不宣的问题,只是递给我一杯热可可。他们会大吃大喝,大笑大闹,谈着流行音乐、时政新闻和八卦杂志,却不会质问我们为什么当初要把这个家拆散,让爱人散落两方,让朋友反目成仇,让家人颠沛流离,让这最为简单的一切变得如此复杂,让可以解决的争端斥诸武力。他们有的衣服上还沾着热带干燥的尘土,有的还带着硝烟的气味,却挨个拥抱我,告诉我一切都好,每个人都很高兴。他们为我还活着而高兴,为我找到了我真正爱的人而高兴,为我胸口已经愈合的疤痕而高兴。他们不再谈论法案,或者内战,就像他们已经遗忘了,甚至并不在意。但他们会想起来的。当他们中的某人独自面对混蛋们时,他们会想起来;当外星人的军队再度穿过天顶的层云时,他们会想起来;当所有人再度并肩作战,需要把性命托付在彼此的脊梁上时,他们会想起来。也许有一天,当你厌烦了有一个老古董侵入你的所有空间,你会想起我对你做过的,所有残忍的事实;也许有一天,当我们再度站在对立的立场上时,我会憎恨你的爱偷走了我的弱点,摧毁了我的理智。那些伤痕会愈合,但永远不会消失。就像战争会结束,但永远不会停止。我想我会,我们所有人都会记住那曾经仿佛割裂魂灵的感受,是它将我们雕刻成如今的模样,也将我们愈合成更好的人。


我在等你,托尼。等你醒来,你会首先看到我在这里,就像我所承诺的那样,就像你所需要的那样。然后我们会一起去见大家,告诉他们我们要共同面对过去与将来的所有一切。但现在,我只想看着你颤动着逐渐睁开的眼睛,并且永远不再把视线挪开。


 


爱你的,史蒂夫


 


P.S.


可能现在谈这个有些不大合适……但说真的,能借我10美元吗?


 


--


「第四十二封信」


托尼·斯塔克致复仇者全员


 


复仇者们:


感谢你们的帮助和照顾,你们太他妈赞了。


为所有在帮忙的和没在帮忙的部分干杯。


以及为我做过的一切可能伤害了你们感情的行为感到抱歉。好吧,绝大部分。


 


以上都是史蒂夫那个混球逼我写的,他还让我给他10美元。操。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当你找到了今生挚爱然后看着他的情书激动得几乎恨不得当场来一发的时候,但他却在等着你给他10美元?


我恨他。这个烂人。我决定折磨他一辈子。我用10美元买了他的胸肌的终身使用权。买完我就发觉我做了笔赔本生意:介于他已经开始到处自称是我的男朋友,我显然本来就拥有全部的胸肌使用权。


还好我的复活节礼物令人惊喜。我们到底是怎么回来的?说真的,全部的人,就这么回到纽约、回到大厦?罗斯一定气炸了。我等不及要向他炫耀,并且邀约《时代》给我们做一期全员特刊。巴恩斯绝对应该当选年度人物。派对真棒。抱歉这本来是我的主意,我却差点睡过头;虽然有了绝境,但是灵魂出窍显然是个相当耗体力的活计。老天作证,我也不想总是搞得那么千钧一发,生死一隙。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斯特兰奇会这个?这能怪我吗?我们本可以让两个史蒂夫在梦里相会,然后一起喊醒他们。听上去挺有意思。


噢,史蒂夫的梦里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基本上和我们刚挖出他来的那会儿一样,所以别再问了,他不会说的。我可以透露的是没有脱衣舞娘,没有黄色笑话,而且冷得要死,完全比不上你们摆拍的《复联创世纪》和《沉睡的托尼》。我真美,谢谢。我决定下一副作品就是《克林特之死》。


别管我写什么。我喝了两杯仙宫酒,有点脚不沾地。也可能是因为史蒂夫搂着我的腰。瞧啊,我们都在这儿。我们都写了信。这真不可思议。我想我收到和发出的,它们一共有四十二封。我如今的大脑在计数方面从不出错。四十二是个神奇的数字。它是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答案[1]。它的确是。上一次,在我向上帝、命运或者什么他妈的该死的一切问出某个问题的时候,我还像个无家可归的浪子,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相信什么关于爱情、家之类的天真的鬼话了;我可以像街角的那只流浪猫一样,始终警惕地缩紧脖根,怀疑并躲开每一双伸来的手,拖着自己的纸箱一个人走下去。


我从没想过我会写下这些,在纸上隐藏自己太难,那就像用刻刀细腻地挑开灵魂的盔甲;而在落笔至此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答案。


 


史蒂夫始终攥着我的手,不肯放开。他的掌心湿漉漉的,高于常人的体热之下透出稀薄的凉意。“你湿得厉害,一直在淌水,”我借着酒劲调戏他,这是我刚刚发现的乐趣:能够让他脸颊的粉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直没到脖颈。“这怎么能怪我呢?”他低声而快速地辩解道,“你融化了我的心。它还会这么淌上好一阵子。”


我看着他的眼睛。他湛蓝的眼睛里也同样腾着一层雾气,在我看他时细微地生出涟漪。我突然明白了我他妈的根本不在乎我们在哪儿——天堂抑或地狱,光明抑或黑暗,自我的反面还是镜子的另一边,世界尽头或者凄凉心底。我们都去过,在这里的人谁他妈没有呢?无所畏惧的狂徒不可能成为英雄;而没有归宿的浪客最终只会被复仇的火焰所吞没。


我们需要一个家,史蒂夫在离开后的第一封信里这么写道;而那时我望着空荡荡的总部大楼上孤零零剩下的A,心想不,不是这里,不是这个过家家的游戏。我们朝着相反的方向各自流浪,直到环绕地球一圈,才终于能够面对彼此,重回故地。


 


我抱紧他,手臂环过他的肩胛,在那副仅售10美元的大胸里忍着我价值连城的眼泪;我们可不能都像冰淇淋雪糕一样化了,总得有人做出点家长的样子来。


“没事了,我亲爱的流浪汉。我在这呢。”


我越过他逐渐放松的肩膀,看见每一个人。你们就在这里,在我们周围,在彼此身边,相互闲谈;或者只是静静地,光是存在的气息就足够相互陪伴。每个人都在自己最为舒适的角落里,用着最舒服的姿势,最不修饰的表情,在笑,在谈论,或者仅仅是垂着眼;不用刻意绷紧的皮肤从眉尖的位置悄悄松弛下来。没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这边,但我知道,就像门廊传来锁匙转动的声响,你们每个人都听到了我说的话。


“你到家了。我们都到家了。”


 


来点音乐,星期五。我知道你在看。嗯哼,谢谢以及我也爱你,我聪明的好姑娘。听着,接下来是老爸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我打算邀史蒂夫跳舞了。别搞砸这个,我是说我。选首最浪漫的情歌,等我放下笔的时候就响起来。


 


爱你们和你们最爱的,


托尼


--


《战后情书》全文完


--


[1] 《银河系漫游指南》中,一台超级电脑花了750万年时间得到了“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答案:42。他们不得不再造了一台电脑,来解释“生命、宇宙以及一切”的终极问题到底是什么。这台电脑就是地球。



评论

热度(325)

  1. 七爷埋骨之地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太太太赞了!每个人个性和每个人与托尼的感情都表达得那么准确、细致和深刻。忠诚的朋友布鲁斯,一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