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成尚思成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德哈】你不是别人(一发完/he)

细水长流😭

歪鸭:

*提前的520贺文/ooc都是我的🙇/一个七年之痒的小故事








0.




  今年的春分外拖沓,等极慢地缓步到来后又长久地逗留着不肯离开,日头升到最顶端静静挂着,风处处留情般滑过街上每一处,使干洁的气息都朗润了,也一视同仁地不顾哈利的心情拂过他的鼻头,接着不等躁动的反应出现就俏皮地跳起舞荡开。


  




  哈利正迈着沉重的步伐走着,听自己的尖头皮鞋磕在道路上,“嗒嗒”清脆勾着沉闷,混在一起响。






  两旁人家院子里小孩的嬉戏声与大人的争吵不休交杂成一片,路上女孩儿们聚在一起的切切私语无一不让他的烦躁更添一把火,并带起早上那段不愉快的回忆重新在脑海里上演一遍又一遍。




  “破特——”


  一切就是从这句拖长了音调、懒洋洋又不可一世的呼唤开始的。








1.


  后来哈利回忆起来也不得不承认他那时的确冲动了。






  “你又犯什么病?德拉科,我说过多少遍——别再这么叫我。”






  被他叫到的男人正弯着腰在厨房锅里寻找炖土豆,身上还穿着睡衣,向来梳的一丝不苟的白金色头发此刻乱的像鸟窝——事实证明结婚七年之后无论是谁都不会在一个周末的清晨对着自己的伴侣那么注意形象,他们已经太熟悉彼此了。






  而哈利——正戴着手套和口罩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攥着他用了快三十年的那根宝贝魔杖给家里来个彻底的扫除。






  铂金贵族闻言转过身来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拿着锅铲嘴角微扬起一个弧度,背已经挺的笔直,“都结婚七年了你还是这么亲力亲为——如果家养小精灵还在,现在这幢房子都会一尘不染。对了,”德拉科指点江山般用锅铲点了点空无一物的锅子,“怎么没有东西,你不会忘记做早餐了吧,我亲爱的破特?”






  哈利看着面前乱成一团的家具飞来飞去各司其职只等打扫完毕后回归原位,这让他无端生起气来,伴侣带着轻微讽刺意味的关心令他不舒服——即使这种场景每周几乎都要出现一次,这一次哈利突然开始计较,尽管他自己并不明白原因。






  “为什么你要说这些,德拉科?”哈利一把扯掉了口罩,“关于家养小精灵的问题我想我们早就说的不能再清楚了——至于早餐,你为什么每次都要等我做好?你自己也是成年人,连点照顾自己的能力都没有吗?如果我死了你怎么办,把自己活活饿到没命吗?”






  一连串的问题把铂金贵族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安静了几秒,困惑地眨巴了下眼睛,最后迟疑道,“我只是……”他顿了顿,看着哈利阴沉的脸色,“算了,你既然不愿意做饭,那我们可以出去找一家常吃的店——”






  本来这场莫名其妙的单方面争执该到此偃旗息鼓,可或许是春天指使着哈利不依不饶下去。






  “不,我不去,德拉科,你总是这样——就像那次我加班,你明知道傲罗的工作就是不固定时间的,你却还是责怪我晚归,只因为我没有给你做饭。”






  这次连德拉科的脸色都变了,青白浮现出来,他放下了锅铲,“我不是因为这个,你忘了那天是我生日了吗?哈利,原来你从来就不记得,怪不得你那天没有一点歉意——”






  哈利觉得自己的脸颊有点发烫,于是连忙找了一个理由将这件事搪塞过去,“那另一次呢,我只是叫你出去买个调料你都不愿意……”






  争吵一旦开始,就像点炸了火药——只能愈演愈烈。




  锅碗瓢盆被摔了个稀碎,他们甚至吵到了五年前、七年前的事,囊括了婚后生活里隐藏的所有不如意,指责对方的不顾家和不负责,埋怨彼此都不够爱对方,批评另一半的睡觉姿势是背对着自己的……






  在他们举起魔杖之前,这场滑稽的争执以哈利甩下的一句“我在这儿再也待不下去了”告终。




  而家门关闭带来的巨大响声之后,是还穿着睡衣愣在开放式厨房里的德拉科。








2.


  如果问哈利,在清晨的争吵中他最后悔的事,那必定会是妄想着靠双腿走到长街尽头。






  在累的忍无可忍后他停在了一片树林前,皱着眉头思考了一圈之后惊讶地发现——他所有要好的朋友都已经有家室了,这令他有些沮丧,毕竟没有人会主动在一个周末阳光明媚的上午去打扰自己的好友过二人世界,或三人世界四人世界。






  哈利推了推架在鼻梁上有点下滑趋势的圆框眼镜,他正站在一条通向森林深处的小路中间,两旁不时有手挽手的情侣与他擦肩而过,在一片熙熙攘攘中消失于路的拐弯处,背影模糊,身上照了光束交错纵横的宁静明亮,脚步轻快,周遭都是愉悦。








  他不知怎么就想起七年前他和德拉科的婚礼——那时他对情爱只是一知半解,懵懂的甚至仿佛稚气未脱,他们就这么穿着白西装,德拉科·马尔福拉着他的手,攥的死紧死紧,直到走到台子上都丝毫未松一丝力气。






  而那个晚上也是哈利的第一次——所有意义上的第一次,事后他躺在床上累的要睡过去,德拉科凑过来亲吻他的额头,珍重又满怀爱意。






  接着他听到压低了的声音“从此以后,我们只有彼此。








  哈利当时并不清楚这句话真正的意思——他还有朋友们,还有教父,他不只拥有一场如梦似幻的婚姻。






  可七年过去,他终于意识到,在彼此扶持里,在日夜陪伴中,在每一个疲惫到极致的夜晚接过对方递来的热水时,在许多琐碎平淡的白昼间——他们确实只有彼此。






  原来结婚不只意味着爱情的升华,也意味着人生轨道的彻底改变。






  从那以后,唯有彼此之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3.


  当罗恩和赫敏出现在哈利面前时,他已经准备迈腿回家低头和解了——如果不是他们出现的话。






  “哈利,你没事吧?”女巫还是一头蓬蓬粽发披在背上,眼睛里闪着关心。




  “哈,我,我能有什么事。”哈利下意识低下头去,视线游弋,滑到自己的皮鞋上,又回到罗恩和赫敏挽着的手臂前。






  “老兄——谁都能看出来你肯定发生了些什么,”罗恩皱起眉打量他,“你就差脸上写着‘我不高兴’四个大字了。”




  哈利张了张嘴,发现他找不到任何一个合理的借口向朋友们掩饰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何况也没必要遮藏,赫敏还常在电话里埋怨罗恩不够关心克鲁克山呢。






  于是他抬起头开口,“也没什么,你们该猜得出来的,就是吵架而已,哈——我也没说什么,德拉……马尔福就大惊小怪一惊一乍地摔盘子砸碗,倒好像我犯了什么大错……”




  这时哈利已然忘记了把盘子恶狠狠摔到地上的人是他自己。


  






  罗恩露出一丝不忍直视又深有同感的表情,“赫敏也老是这样,明明我一切都按她的指示一丝不苟地完成任……”




  “咳,”赫敏干咳了一声,她脸微微涨红了,不自然地顾左右而言他,“别提这些,哈利,你别忘了——你现在也是一个马尔福。”




  哈利的手不自觉摸到裤线上来回摩挲,“我只是看不惯他总这样莫名其妙地指责我……说说吧,你们到这里来是为什么?”




  赫敏从随身挎着的小包里拎出一袋猫粮来,“给克鲁克山买点吃的东西,这个小家伙最近懒懒的提不起精神来。”






  罗恩附和着点点头,“正好我们也要回家了——用麻瓜们的地铁,你要不要一起来坐坐,算起来,我们已经好几周没联系过了。”




  


  哈利记起办公室里乱糟糟摊着的工作,“我真是抱歉,最近我们有点忙——自从伏地魔失败后我们正一步步走向片警的工作领域。”




  “我们当然理解,”罗恩拍拍他的肩膀,“所以一起来吧。”








4.


  地铁好像每个时段都是高峰般摩肩接踵,哈利在被第无数个人迎面撞击后终于忍不住向罗恩发泄道,“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抬起眼睛看看前面?”






  赫敏朝他微笑,“因为他们瞎。”








  “德拉科给你们打过电话吗?”哈利掏出手机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同时也提示着他,家里的爱人一个电话都没有打来过。






  “没有——拜托你不要再问了好吗,你已经重复这个动作不下十遍了。”罗恩翻了个白眼。






  他才不会告诉哈利——他们家的座机以及他和赫敏的手机都快被轰炸到爆了。






  地铁到站的提示声响起,哈利跟在两人身后喋喋不休,“你们看,德拉科从来不关心我——就算我死在外面他估计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因为他甚至不记得给我打个电话问问我是否平安……”






  “亲爱的,你们这是吵架,”赫敏昂着头走上滚梯,“何况你不会死在外面的,只要你握紧魔杖,如果你不幸遭遇什么,医院也会第一个通知你的家属——也就是马尔福先生的。”






  于是哈利只能垂头丧气地闭嘴了。






  “你还记得当时我们上学的时候你们俩有多不对付吗,恨不得每天都讽刺对方一百次。结果一毕业你进了傲罗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忙着给马尔福辩白他没有真心效忠于神秘人……”罗恩在打开家门的时候郁闷道,“我就该想的出来,那次在有求必应屋你非要去救他,哈,那时候你们就已经在一起了吧。”






  “当然没有,”哈利看见赫敏走过一张洁白的地毯,感觉自己又开始生气,“我不可能瞒着你。”






  只是当时有一点点说不清的喜欢而已,哈利偷偷想。








5.


  其实一直到德拉科·马尔福在办公室里问他,“波特,你就说吧,你是不是喜欢我?”之前,哈利都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讨厌了将近七年的小少爷——即使他的讨厌有一半以上的原因都来自自我洗脑。




  彼时哈利只感觉面颊发烫,支支吾吾地推拒着面前的青年,“我,我也不知道,你离我远点。”




  现在回忆起来真是傻透了。






  


  接着德拉科蓦地往前探了探头,他们几乎脸贴着脸,指尖滚着一圈圈发烫,手心黏腻冒汗,喉咙里干涩到他搜肠刮肚也找不出一句话来打破眼前让人慌乱的局面。






  “你真是——”德拉科伸出手指拨开他额头上垂落的碎发,轻轻叹了口气,“傻宝宝啊……”






  尾音被他拉的长又宽,清沉棉甜如深浓江面上缀了鸢尾,叫人心里发痒。




  于是一切就在濛濛中顺理成章了,他们吻在一起,还是哈利先探了身子,他下意识搂住面前青年的腰,难舍难分仿佛小别胜新婚。








  牵手走在街头的时候德拉科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样,就好像他们已经这样走过了很多年——两只手松松挂在一起,小指勾着小指前后晃荡,摇摇欲坠地纠缠在一处怎么都分不开,哈利几次想要抽回手去,却都在最后一秒改变了主意,即使夏日里这样拉着已经使他热透了。






  “如果我当时没吻你呢?”后来哈利曾问过德拉科。






  德拉科扬起嘴角露出一个运筹帷幄的浅笑来,带着点得意洋洋。




  “那我就吻你。”




  接着嘴唇被堵住了。










6.


  “我想我该回家了。”哈利站起来,茶杯被放在圆形茶垫上,水花溅起来落在桌子上。






  椅子随着他的动作蹭着木地板往后划出“刺啦——”一声响,停在半米之外不动了。






  “放轻松,哈利。”罗恩拿起魔杖清理桌子上的水渍,“你在这没什么问题的,我们可在一起呆了七年——时间不比你和马尔福少。”






  “呃……”哈利企图通过抓挠头皮来想理由以此让自己的匆匆离去变得不像在跟德拉科低头,“我是觉得——你知道,德拉科的生活自理能力几乎为零,我是怕他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可惜他的借口被赫敏直接了当地戳穿了,“哈利,他是个成年巫师,他有能力照顾自己。如果你是后悔吵架了想要和好的话,直说就好,没必要连对我和罗恩都遮遮掩掩。”




  “我……”哈利磕磕巴巴地解释,“我只是……”




  接着连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幸好这时罗恩家的电话响起来救了他。






  


  赫敏看了他一眼,拿起了电话。




  “喂……哦,是,它是在我们家,不……它看起来不会回家了……没事……它在这挺开心的……”




  哈利终于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不对劲,他几乎跳起来,急得在原地嚷嚷道,“没有!赫敏你别跟德拉科乱说!我什么时候说不回家了!”






  赫敏挑挑眉挂上电话,“真抱歉亲爱的,这不是马尔福来电,只是把猫放在我们家的邻居。”






  与此同时一只花猫窜到流理台上,用墨绿色的圆瞳瞪着他。






  “不过——”罗恩眨眨眼,“马尔福确实给我们打过电话,可能有几百个吧,非让我们去找你。”






  


8.


  从罗恩家出来的时候,哈利手里提着那袋猫粮,因为赫敏说,“这是我们顺路买的,不过是个借口罢了,这样的食物克鲁克山才不吃,喏,你拿走。”






  傍晚微凉,夕阳残红,不知谁家的风信子开了,飘絮般被轻轻吹起来,飞出个不成型的弧线,无牵无挂落在地上,超过他很远的一段距离。




  谁没有点悲伤气恼呢,一时冲动也好,七年之庠也罢,他们还是相爱着。




  哈利踏着风信子继续前行,不时提醒着自己不要忘记告诉德拉科,二楼浴室的水管坏了。












  


「爱是绵长的不依赖荷尔蒙分泌的存在,需要用无尽的生活来体味。」








The end.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