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nyCara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DM/HP】—memento mori— 向死而生 【1】

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1. 


 


伏地魔死后,纯血家族一夜之间面临崩溃。新兴的混血家族们组成了利益集团,与鲁弗斯·斯克林杰所领导的魔法部一起,开始疯狂的打压纯血家族。


舆论煽动民众,恐惧转化为愤怒,疯狂的人群开始无差别的攻击纯血。


这是一个恐怖且混乱的时代,甚至比伏地魔领导时更加恐怖。


纯血家族被迫害,被无差别的攻击,被毫无理由地抓入阿兹卡班;很多纯血家族被迫加入食死徒。被逼入绝境的愤怒纯血们,开始与魔法部对抗,发动恐怖袭击。


预言家日报上每天都有死亡的报道,无辜的纯血女孩被烧死在自家的庄园;魔法部的分部遭到自杀性袭击,造成大量无辜伤亡……


在战后虚伪的胜利假象之下,战火越演越烈。




那时候,哈利已经回到了霍格沃茨。


他厌倦了战争,厌倦了死亡,他躲在霍格沃茨的城堡里,与他的朋友们,赫敏,罗恩,金妮,纳威他们一起,在霍格沃茨与凤凰社的保护下参与霍格沃茨的修复和重建工作。他们所有人都不再想再触碰到战争。他们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每天依旧嬉笑,在修复了的新魁地奇场地上飞行。


哈利会偷偷的看《预言家日报》,然后把那些记载着死亡和混乱局势的报纸扔进壁炉里烧成一堆飞灰。


他们所有人都在假装一切都很好,假装可以远离战火,假装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现实很快就证明了,这种假象是多么的脆弱和不堪一击。


 


那天是平安夜,哈利和赫敏与韦斯莱一家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那天晚上下了小雪,在金色的灯光和纷纷坠落的银色雪花下面,哈利和金妮在槲寄生下面偷偷地接吻。


然后,骤然之间,美好的一切都轰然破碎。


二十个食死徒对韦斯莱家发动了袭击。


哈利拉着金妮在麦田里没命地逃跑,他听到韦斯莱太太的尖叫声,听到罗恩的怒吼,听到食死徒的大笑……


最后他和金妮被包围在一个空地上。七个食死徒包围了他,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几乎快要从胸腔中撞出来,他握着魔杖的手变得汗湿。


第一个咒语是从金妮的魔杖中发出来的,“除你武器!”


这个姑娘如同每一个韦斯莱一般,从来都不曾软弱,不曾退却,从来相信着正义,从来都坚定地,忠诚地站在哈利的身边。


哈利几乎下意识给金妮加了一个盔甲护身,然后抬起左手,给一个向他释放“钻心挖骨”的食死徒扔了一个“神影无锋”。那个人在惊讶的目光中倒下,是的,他没有想到,哈利能在右手用魔杖施展咒语的同时,用左手施展无声无杖咒。


哈利右手防御,左手攻击,他和金妮很快就稳定了局势。


然而,在还剩下两个食死徒的时候,哈利听到了赫敏在不远处凄厉的惨叫。


金妮显然也听到了,他们俩同时愣了一下。


然后,两个阿瓦达索命分别向他和金妮飞来。


那时候丝毫没有任何思考或者犹豫的时间。


哈利的魔杖始终指向的都是金妮,所以他给了金妮一个盔甲咒。然而在那时候,金妮所有的反应,却是向他扑过来。


第一个阿瓦达打在了盔甲咒上,第二个,没入了金妮的后背。


哈利倒在地上,那时候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是愤怒地发射了两个阿瓦达索命。


当一切重归寂静。他轻轻摇了摇倒在身上的女孩。


他轻轻的叫她的名字,却没有得到回应。


她从他的身上滑下来,软软地倒在地上。


她的脸上带着惊讶的神情,蓝色的眼睛微微张大着。她的蓝眼睛那么的漂亮,然而此时却再也映不出任何东西。


金妮·韦斯莱,她死了。


死在了十七岁的平安夜。


 


···


罗恩失去了一只眼睛。


一个钻心挖骨射中了他的眼睛,永久地伤害了视觉神经。


葬礼在一月初的一个极其寒冷的日子举行。


韦斯莱太太在失去了乔治和弗雷德之后,已经无法再承受失去小女儿的痛苦。她在众人的沉默之中,哭晕了许多次。


没有人说话,只有无尽的压抑的,死一般的寂静。


在棺材最终被泥土填平的时候,哈利对自己毕生的好友说,“我很抱歉,罗恩。”


罗恩一只眼睛上仍旧缠着厚厚的纱布,他用仅剩的那只眼睛狠狠的,几乎是暴怒地瞪着哈利。


他揪起哈利的衣领,“抱歉?!这就是你想说的?!”


哈利垂下眼睛,不去看他充满了仇恨和憎恶的目光,“对不起。”


罗恩一拳打在哈利的脸上,他踉跄了一步,坐在地上。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要他们所有人都回来!”


“为什么是金妮!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你害死了他们所有人!弗雷德,乔治,现在是金妮!”


罗恩失控地大吼,他吼地破了音,声音里是带着血丝的沙哑。


 


哈利抬头看着罗恩。他的眼镜微微睁大了,那双祖母绿的眼里,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了痛苦。


罗恩盯着他,他血红的眼睛里带着愤怒,痛苦,后悔,无助,甚至是绝望。


 


哈利无助地看向赫敏。


赫敏眼睛里掉下一滴泪水,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迅速扭开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他看向比尔,看向查理,看向韦斯莱夫妇。


所有人都避开了他的视线。


他的视线在所有人脸上滑过,然后他意识到,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是他,哈利波特,给韦斯莱家带来了无尽的悲哀,伤害和痛苦。


 


罗恩最后看着他,缓慢,甚至是咬牙切齿地说,“如果我从来没有和你成为朋友……”


他的话并没说完,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


韦斯莱家匆匆的离开。


赫敏挽着罗恩,轻轻拍着罗恩的肩膀低声安慰。


她回头看了哈利一眼,最后却什么也没说。


哈利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呆呆看了很久。


 


那一刻,他知道,他人生之中的最后一道光芒,终于也离他而去。


在这条道路上,他终于形单影只。


 


哈利坐在金妮的墓碑旁边,坐了很久。


寒冷浸透了他的血肉和骨髓。他冷得发痛,却一动也没动。


照片里的蓝眼睛女孩悲伤地看着他。


“他是对的。”哈利抬起手指轻轻抚摸着照片。


忽然,他莫名的笑了,“也许我应该早一点意识到这一点。对不起,金妮……”


罗恩不是圣人。也许他可以为了哈利而奋不顾身,但是他不能拿家人的性命为哈利波特铺路。




除了对不起,哈利不知道还能对这个女孩,对韦斯莱家的人说些什么。可是他也知道,一句道歉,轻如鸿毛。




当雪又一次开始落的时候,哈利站了起来。


他看着天空,自言自语,“我该走了。”


那时候,他突然发现,他已经无处可去。


在哈利波特短暂的,十七岁的人生中,他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失去了亲近的师长,最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


他失去了他所在乎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在乎他的人。


他抬头看着伦敦阴沉的灰色天空,碧绿色的眼镜蒙上一层灰色的荫翳。


为什么?


罗恩问他为什么。


哈利更想问,为什么。为什么命运要让自己自出生起便背负了那么多人的死亡?背负了那么多死去之人的信念,使命和愿望?


金妮·韦斯莱的死,终于让哈利·波特褪去了自己最后一丝天真和软弱。


死亡的重量何其沉重,他已经无法再背负更多。


那一天,哈利知道,自己变了。


从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一点开始,寒冷的荫翳从内向外开始蔓延。


 


——————————————————————


PS:


QVQ,嘛,自己写着玩吧……虽然没人看我还是会继续写下去的=。=


战后死亡名单有点小改变……


斯克林杰没死,双胞胎都死了……


总觉得乔治和弗雷德如果留下一个更可怜……


 


 



评论

热度(445)

  1. 流年若素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
  2. StonyCara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转载了此文字